GPO团购,药价降了2成!深圳又一项医改经验向全省推广

发布机构:发布日期:2018-11-19 11:13:00

  药价虚高,人人声讨。

  为了真正把药价降下来,深圳于2016年引入“团购”的思路,试点药品集团采购(简称GPO模式)。经过近2年“真刀真枪”的实战检验,GPO初显成效,成为降费“神器”。

  目前深圳GPO平台已吸引了深圳61家公立医院,以及东莞、肇庆的214家公立医院采购药品。

  11月15日下午,深圳GPO模式迎来新的“里程碑”——广东省政府在深圳召开全省推广药品集团采购工作现场会。

  广东省副省长张光军、省政府副秘书长刘洪,各地级以上市的医改、卫生行政部门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主要负责人,省卫生健康委、医疗保障局、药监局以及全省主要药品采购平台的主要负责人出席会议。

  会上,广东省副省长张光军指出——

  全省要总结推广深圳药品集团采购试点经验,全面推进药品集团采购工作;

  市原则上不再建立新的平台,自主选择省、广州、深圳三个交易平台开展集团采购,未上线采购的地市今年内要上线。

  这意味着,深圳“GPO模式”正式获全省推广。

  这是继罗湖医院集团改革、创新财政投入机制、健全“三位一体”综合监管体系改革入选“全国35项医改重大典型经验”后,深圳又一项先行先试的医改探索获得认可和推广。

  药品集团采购组织(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),简称GPO,在国内听起来很新鲜,但在国外已经有了上百年的历史。

  在国家鼓励地方探索药品集中采购新路径的背景下,2016年,深圳开始筹备GPO试点工作,并于2017年1月正式下单采购。

  深圳在全国率先走了一条“政府引导,市场主导”的路,由政府公开遴选一家专业的第三方企业作为集团采购组织(GPO),将公立医院的采购需求集中起来,交给GPO代理,由其和各药企谈判议价,“带量”团购,利用GPO对药品流通市场的熟悉和专业优势,在优先保证药品质量的前提下,将价格压低。

  试点GPO模式之前,在深圳公立医院原来使用的采购平台上,各医院要单独在原采购平台采购,每月竞价一次,单次采购量分散。

  “这种情况下,我们就没有很强的谈判议价能力,特别是小医院,有时候人家药企可能都不愿意搭理你。”资深药学专家、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主任药师吴建龙说。

  在GPO模式下,深圳把公立医院的药品采购需求量集中起来,统一交给GPO,由GPO去和药企谈判,做到了“带量采购”。谈判过程中,GPO通过大数据分析,灵活制定精准的谈判策略,针对厂家“一厂一策”,针对关联品种“一品一策”,通过谈判议价达到降价目标。

  采购前,深圳首先对采购目录进行了“大瘦身”,剔除“伪创新”的奇异剂型、奇异规格,制定两批《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目录》,“瘦身”比例达32.88%。

  第一批目录(共403种)

  主要是市场上长期短缺购买不到的低价药、急救抢救用药、妇儿专科用药,需要通过GPO保障供应。

  第二批目录(共643种)

  以化学药品、生物制品、中成药以及基础输液为主,覆盖了全市公立医院采购金额排名前80%的药品,用药金额大、生产厂家多,需要重点降价。

  2017年1月,第一批目录的药品完成采购并上线供应。

  2017年5月,第二批目录的药品完成采购并上线供应。

  2017年5月,深圳第二批集团采购目录内的药品全部上线供应,这些药品共643种,为药品降价的“主力”。

  根据第三方专业机构测算,第二批集团采购目录内药品的综合降幅达到21.99%,有两家以上生产厂家参与谈判议价的,降幅达45%以上,1年可节省药品采购费用15.16亿元。

  由于深圳早在2012年已经率先实行“药品零加成”,药品进货价是多少,医院就卖多少钱,所以药品的采购价下降,直接让患者少掏了腰包。

  除了降价外,GPO还保障了短缺药的及时供应。

  对于市场短缺很难采购的保障性药品(比如鱼精蛋白注射液、去乙酰毛花苷注射液、间羟胺注射液、、人纤维蛋白原注射剂、人血白蛋白注射剂),GPO提前以预付款或现款的方式从厂家购货,储备3个月至半年以上的库存量。

  2017年4月,几个年轻人因为打游戏亏了大笔钱而喝农药,被送到深圳市南山区人民医院抢救,急需硫酸5mg阿托品注射液,但该药在多地药品采购平台都缺货,医院采购人员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GPO打电话求助,没想到GPO早已提前备货,一个小时候内将药送到,年轻人成功获救。

  对于第一批采购目录的403种“短缺”药品,GPO的采购成功率稳定在95%以上,有效供应提供了保障。

  深圳将药品采购目录“瘦身”后,改变了“三多一乱”现象(药名多、剂型多、规格多、价格乱),大幅减少了奇异剂型和奇异规格药品在公立医院中的使用,规范了临床用药行为。

  目前,深圳全市公立医院的“药占比”为24.49%,与2016 年相比下降了4.7个百分点。

  深圳GPO采购带来的药价大幅下降,也为医疗服务价格的改革腾出了空间。

  在GOP模式节省的药品采购费用中,深圳拿出其中的8.13亿元作为控制基数,于2017年12月调整了中医类、诊查类、护理类、手术类等761项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,使长期偏低的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得到纠正,公立医院收入结构进一步优化。

  目前,深圳全市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收入占比达到了30%左右,同比上升9.64个百分点。

  GPO模式在深圳“试水”后,保供应、降药价的效果很明显,通过GPO平台采购药品的“队伍”也迅速扩大,其中深圳参与的公立医院已经从第一批的25家增加到61家。

  在深圳以外,据广东省卫健委通报——

  东莞、肇庆市已通过深圳GPO平台开展了药品集团采购;

  珠海、河源市已与深圳GPO签订合作方案,预计年底可开展采购;

  惠州、湛江、汕尾、江门、中山市已提出合作意向。

  2017年12月22日,原国家卫计委在广州召开广东医改工作成果媒体沟通会,广东省卫计委段宇飞主任表示,国务院医改办对深圳市GPO采购给予了充分肯定,认为这是现代健康服务业的新业态,GPO是新型的药品集中采购运营商,要尽快探索建立起GPO中国标准,加快推广深圳GPO做法。

  那么,深圳GPO模式到底有哪些成功经验可以借鉴?

  深圳GPO改革坚持“政府引导、市场主导”,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其主要模式有四点:

  政府定规则。由深圳市政府及市卫计委制定改革总体方案和配套管理办法,明确政府、医院、专家和GPO组织责任分工,对改革全流程进行有效监管。

  医院提需求。由公立医院上报用药需求,深圳卫计委组织专家委员会对目录进行科学评定,针对目前“药品多、规格多、剂型多、价格乱”的现象,严控奇异规格和剂型。

  专家评质量。深圳市卫计委组织专家委员会对GPO谈判结果进行最终审议,坚持“质量优先、价格合理”的原则,有效把控临床用药的质量和效果。

  谈判降价格。基于“公平公正公开”的原则,由GPO牵头制定采购方案并负责药品的谈判议价工作,面向全国的药品生产企业开放报名渠道,依据采购方案进行专业的谈判议价。

资料来源:深圳市卫计委基卫基药处